江蘇昕宇藥業有限公司

“科茂”藥用薄膜包衣預混劑、藥用淀粉、藥用糊精、超低水分淀粉、無菌淀粉、黃糊精等淀粉類深加工產品及復配被膜劑

"Kemao" medicinal film coating premixed agent, medicinal starch and dextrin, ultra-low moisture starch, sterile starch and other starch series highly processed products.

 

低價品種現試探性提價 少數企業已開始提價

  醫藥網8月8日訊 廣東省發改委近日發布《關于取消廣東省增補低價藥品最高零售價格的通知》,取消1900個品種劑型的省級增補低價藥的最高零售價格。加之此前已取消的《國家發展改革委定價范圍內的低價藥品清單》最高零售價格品種,目前廣東共有近7000個品種劑型的低價藥品放開價格。
 
  隨著各省低價藥增補工作的陸續收官,各地低價藥政策已走向落地階段。
 
樂觀預期謹慎操作
 
  國家衛計委《關于做好常用低價藥品采購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確:公立醫院使用的常用低價藥品,由醫院直接與掛網生產企業議定成交、及時結算。《廣東省醫療機構基藥/非基藥交易辦法(試行)》也要求,低價藥品及臨床必需且采購困難品種由醫療機構自行遴選品規和生產企業,在入市價之下由交易雙方通過交易平臺議價,實行網上交易。
 
  然而,低價藥品短缺仍長期困擾著醫療機構的臨床用藥。“低價藥采購不到的形勢嚴峻,近期已有近20個品種無法采購,如維生素C注射液、縮宮素注射液、氫氯噻嗪片等。事實上,醫療機構也希望通過議價購進品牌質量好、產業鏈完善、貨源穩定的企業的產品,但采購不到的主要原因還是供應短缺,受招標定價影響很大。”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藥學部副主任金偉軍向記者表示。
 
如今低價藥政策放開藥品定價,但在各地政策仍未完全落地、低價藥交易采購流程依然不夠明朗的情況下,除少數龍頭企業開始試探性地提價外,更多的企業還在觀望。
 
  南京同仁堂藥業有限責任公司政府事務部經理甘霖介紹,該公司多個品種已進入國家或地方低價藥目錄,以止嗽化痰顆粒為例,按照國家發改委原來的定價3g/袋最高零售限價為2.5元。“為了保證產品質量和臨床療效的高標準,南京同仁堂作為老牌企業制造成本居高不下,此次入選低價藥目錄的止嗽化痰顆粒為中藥獨家劑型品種,品牌影響力大,質量及臨床療效優勢明顯,如能在合理范圍內進行價格調整,產品銷售前景非常樂觀。”
 
  不過,對于如何提價,上述企業仍然十分慎重。甘霖表示,提高定價除了考慮其他企業的競品價格外,還要考慮生產成本和經營模式。“南京同仁堂部分品種即使按低價藥每天5元的限價銷售,仍難以平衡盈虧,這些品種即使進入低價藥目錄也沒有辦法保證生產。而隨著新醫改的推進,三保合一、總額控費、零差率銷售等政策的研討和試點,經營模式將可能發生較大變化,最終定價還要看相關政策的落實情況綜合考慮。”
 
讓利影響銷量
 
  低價藥清單出臺的積極意義不言自明,但企業真正需要修煉的無疑是清單之外的功力。眾生藥業副總經理李滔在接受采訪時指出,低價藥的交易采購與以往的市場邏輯不同,企業在應對時需要有針對性策略。“以往零售藥店不喜歡基藥,因為沒有利潤空間,但低價藥是一個機會,眾生丸入選了廣東省低價藥增補目錄,新政策下的市場機遇能否抓住,產品定價很重要。此外,團隊圍繞經營策略在執行上是否到位,才是最終市場效果能否得到很好體現的關鍵。”
 
  對于低價藥目錄藥品是否漲價,以及政策應對執行層面的具體細節,采訪中不少企業均略顯低調,而低價藥在不同地區如何定價、是否漲價、如何做好不同地區的價格維護防止竄貨等等,都向企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有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國家及地方政策均明確低價藥允許在基層使用,無論是低價藥中的基藥還是非基藥,能夠覆蓋到基層市場,依然有機會實現放量。但如果低價藥中的非基藥僅限于價格放開,無法覆蓋基層,預計在藥品零售市場的銷售會有所改觀,但在基層醫療機構仍難有突破。“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品牌和銷售渠道,再好的政策機遇也難把握住。”
 
  福建某醫藥公司市場部溫經理對記者表示,低價藥目錄品種多為傳統經典藥,這類藥物即使是非基藥,也比較適合在基層使用,屬于“保基本”的范疇,且目錄品種多是口服藥,符合基層用藥習慣,契合基層的醫療格局。“產品能否放量直接考驗企業銷售團隊的能力,如果企業沒有自營銷售團隊,采用招商代理制,能否找到真正在某個地區有優勢的代理商團隊很重要。比如,銀杏葉膠囊4天的使用量我們賣10.5元是沒什么利潤的,低價藥政策出臺后可適當提價,但提價后價格能否讓利、能否第一時間占領市場高地,才決定企業品種會否上量。”
 
  此外,低價藥提高定價還涉及現行政策,尤其是與醫保政策的銜接。甘霖直言,低價藥在最終銷售環節能不能提價,政策層面還有待進一步明確。“以往物價管理部門出臺一些政策,醫保部門也會相應做出調整給予必要的支持,畢竟有統一中標價作為參考。低價藥品種取消限價直接掛網議價交易,等于沒有統一的‘中標價’,醫保支付價格設定原則企業也在密切關注。”

足球竞猜让分胜负规则